中国文明网总站     联盟网站
  

小巷烟火里 炊香抚人心

发表时间:2021-02-19 09:14:00   来源:南昌文明网         字体:摆][][闭  摆打印闭  摆关闭]

  在南昌,江西省肿瘤医院旁边,有一条两米多宽的小巷,每天一到饭点,这里就热闹起来,巷子的露天厨房里,挤满了炒菜煲汤的病人家属。一日叁餐,炉火熊熊,旧的人走,新的人来,这间专门为癌症病人提供炉火的厨房,一年四季,烟火不息。

  “吃饭也是大事” 

  年过六旬的万佐成、熊庚香夫妇,是“抗癌厨房”的经营者。1993年,夫妻俩在肿瘤医院附近开饭馆,后来因为道路扩建,馆子被拆,他们就搬到巷子里,摆早点摊卖油条。勤劳人家,小本生意,夫妻俩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但一次偶然的相遇,改变了两人的生活轨迹。

  2003年的一天上午,一位母亲找到了万佐成的油条摊,想借炉灶给患骨癌的孩子做顿饭。“孩子还小,已经截肢了,就想吃妈妈做的菜。我当时听了好心酸。”万佐成把炉灶让了出来,他还告诉这位母亲,以后可以天天来炒菜,并以“是多余的火”而拒绝收钱。

  没过多久,一传十,十传百,小巷里这炉“多余的火”,在肿瘤医院的病人家属间越传越开。一开始,每天有十几个人借炉子炒菜,后来增加到几十上百人。“炉子不够用了,六个炉子排队,到吃饭的时候要排到好晚,我就一口气买了十套炉灶。”

  在万佐成看来,生死是大事,吃饭也是。“来肿瘤医院的人,基本都是外地人,他们天天在这治病,需要改善一日叁餐。我没有大钱,别的忙帮不上,但吃饭问题,能帮一点是一点吧。吃饱饭,才能好好活下去。”如今的巷子里,30多个小煤炉排在两边,多的时候,几十个人同时洗菜做饭。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做的菜五花八门,但每一道,都是一个家庭的酸甜苦辣。

  “能帮助别人就很快乐” 

  2月17日,万佐成和熊庚香夫妇被评为“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”,但因为担心厨房无人看管,影响病人吃饭,夫妻俩并未出席颁奖盛典。“厨房有火和高压锅,不能出安全问题。而且这些火在哪里全在我脑袋里,一天都不能关。”万佐成说。

  十几年来,夫妻俩一直全年无休地守着这方天地。每天早上4点,万佐成准时起床,用木柴给煤炉生火,厨房准备就绪时已近上午9点。短暂休息后,病人家属便会陆续提着菜来做饭。

  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,28岁的宜春小伙刘健辞掉了在杭州的工作,回到南昌。“外面的饭不仅贵而且比较油腻,我爸吃不惯。”因为吃饭的问题,刘健一度十分为难。“之前控制不好火候,现在好多了,其他家属和万大伯也会帮我。”刘健说,在来到“抗癌厨房”之前,他从未给父亲做过饭。“我爸现在心态很好,他还夸我做的饭好吃。”

  万佐成、熊庚香夫妇明白病人家属的难处,病人家属也理解他们。刚开始,大家来炒菜是免费的,“后来家属们提起‘老板这样搞,我们也不好意思,是不是可以收点费’。”万佐成说,为维持基本的水煤开支,也为了让病人家属安心,他们开始收取较少费用。炒菜一块钱、炖汤两块五、米饭一盒一块钱。“我们不图赚钱,能帮到人家,人家也很感谢我们,就很快乐。”熊庚香说。

  “做到做不动为止” 

  老两口记不全所有人的名字,但每一个来过“抗癌厨房”的人都记住了他们。“有个病人四五十岁,病情到了晚期的时候要回家去,他在回去之前一定要来我们这里坐一下,谢谢我给他的帮助关心。当时我们都哭了,后来才知道,他回到家里就走了。”这个患者让夫妻俩印象深刻,也更坚定了他们要一直做下去的决心。

  为了让病人按时吃上饭,老两口每天都是等做饭的家属全部离开后,才顾得上自己吃饭。大多时候,下午3点多才能吃上中午饭,晚饭则更晚,9点多钟是常态。“我们两人没什么开支,老头不喝酒不抽烟,每天简简单单吃个饭,一天二叁十块钱就够了。”熊庚香说现在的日子很充实,他们愿意和大家聚在一起。谈起丈夫,她满脸骄傲:“炉子他自己会搞,好会做事的,很聪明。”对于妻子,万佐成充满了愧疚:“我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,她已经这么大年纪了,还跟着我在这里干这个事,很辛苦。”

  2019年下半年,老两口关掉了经营十几年的油条摊,但没有关掉“抗癌厨房”,也没有回到子女身边颐养天年。“改善伙食也好,聊天倾诉也罢,只要能让大家生活好一点,我觉得就值了。”万佐成说,他们会一直坚持下去,做到做不动为止。

  如今,政府已经拨款为他们装修了厨房并补贴房租,平时也有义工会过来帮忙。很多病人家属离开时把电话号码留在墙上,邀请夫妇俩日后到家里做客。被油烟熏得发黄的一面墙,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。匆匆来去,有的人走了没再回来,有的人隔一段时间还会相见。小巷的烟火里,五味人生仍在继续。

责任编辑:熊武返回顶部